<thead id="ixwxr"><label id="ixwxr"><video id="ixwxr"></video></label></thead>
<rp id="ixwxr"><menuitem id="ixwxr"><strike id="ixwxr"></strike></menuitem></rp>

    
    <rp id="ixwxr"><meter id="ixwxr"><button id="ixwxr"></button></meter></rp>

      <b id="ixwxr"></b>
        <rt id="ixwxr"></rt>
        <b id="ixwxr"><span id="ixwxr"><delect id="ixwxr"></delect></span></b>
      1. <rt id="ixwxr"><meter id="ixwxr"></meter></rt>

        <b id="ixwxr"><form id="ixwxr"><del id="ixwxr"></del></form></b>
        <b id="ixwxr"><form id="ixwxr"><label id="ixwxr"></label></form></b>
      2. <input id="ixwxr"><p id="ixwxr"></p></input>
          您所在的位置:康巴傳媒網 >> 文化 >> 康藏文化 >> 瀏覽文章

        小說連載|南山

        甘孜日報    2020年09月15日

        ◎高亞平

        一天晚上,小芳正在夜總會坐臺陪客人,忽然聽到包間的鈴聲響了三下。小芳不知道是咋回事,卻看見同一個包間里的小姐驚慌失措,臺費也不要了,撇下客人,拿了自己的包,沖出了包間。小芳也慌忙出門,一出門才發現,走廊里一滿是人,還有許多警察,一些小姐正沒頭蒼蠅似的亂竄。小芳知道出事了,警方掃黃打非來了。小芳沒能跑掉,她和許多小姐、客人被警方一大轎車拉到了市公安局,警察對她們進行了訊問,做了筆錄,最終以治安處罰結案。罰款雖然是夜總會老板交的,但小芳卻嚇壞了。因為,那天晚上,隨同警方一起行動的,還有許多電視臺、報社的記者,如果新聞播出,讓老家人看到,她今后將如何做人?小芳回到租住房后,對小月說,她再也不到夜總會上班了,準備重找一份工作。小月那天晚上因身體不便,沒有去夜總會上班,幸運地躲避過了打擊,聽小芳這么說,她也沒有啥好主意,只是建議小芳到發廊里去,說那里比較隱蔽,也可以做這一行。小芳聽從了小月的建議,最終落腳到了夜來香發廊,這一干,就是兩年多。在夜來香發廊,小芳接待過很多的形形色色的客人,但她知道,這些客人都是來花錢買樂的,盡管當時對她花言巧語,實際上沒有一個對她真心的。只有那個收廢品的狗蛋,對她還算真心。但狗蛋自從被派出所叫去過之后,已經好長時間沒有來了。兩天前,無聊時,她還給狗蛋發過一條短信,狗蛋也沒有回復。她試著撥打了一下狗蛋的電話,手機關機。今天又打了幾個電話,還是關機,也不知道這鬼死到哪里去了。小芳煩惱著,在心里暗暗罵道:“我看你個狗蛋能躲哪里去,你再來,姑奶奶不理你了!”

        小芳剛罵完,就聽見老板桂姐喊道:“小芳,有客人!”小芳賭氣出去接待客人。

        客人是一個“四眼”,看上去有三十六七歲的樣子,戴著一副時下流行的黑框眼鏡,瘦骨伶仃的,像一根竹竿。小芳在心里暗笑:“就這副身板,還出來做這事!”

        “四眼”假模假樣地躺在床上,讓小芳給他做按摩。但只過了一會兒,“四眼”就露出了廬山真面目,兩臂一伸,把小芳緊緊抱住,接著一個翻身,就把小芳壓在了身下。

        沒想到,完事后結賬時,卻發生了爭執,小芳要二百元,客人只給一百元,而且,“四眼”還說,滿南山市都是這個價。小芳干這一行多年,從來還沒有見過客人賴這種錢的,她氣不過,拉住“四眼”不讓走,和他吵了起來。桂姐她們聽到這邊吵鬧,和一幫小姐也過來幫腔,“四眼”臉上掛不住,竟打電話報警,聲稱夜來香發廊敲詐他。

        這天常寧路派出所負責接處警的是王建軍,他把雙方帶回派出所一詢問,不由樂了。這“四眼”也太可氣了,自己不知道自個兒干了什么事嗎?還敢報警!嫖不起就別嫖,既然你心疼錢,就讓你長點記性,心疼個死,罰款,可著勁地罰款。王建軍直接罰“四眼”五千元,“四眼”還想爭辯,王建軍把臉一板:“你是想讓我把你送去看守所嗎?”

        “四眼”立刻噤聲。

        “四眼”打電話,讓人把錢送過來,交了罰款。王建軍又訓斥他幾句,放他走人。接著,王建軍也把桂姐和小芳教訓了一頓,教育她們要走正路。倆人雞啄米似地點著頭,諾諾而退。

        其實,小芳冤枉狗蛋了。狗蛋這幾天病了,而且病得很重,上吐下瀉的,人都瘦了一圈。狗蛋的病來的很突然,一天下午,他收完廢品,剛剛把所收的東西交到廢品收購站,就覺得肚子一陣呼嚕嚕響,接著便是一陣絞痛。他趕緊跑到廁所,果然拉肚子。他估摸著中午可能吃了啥不潔的食物,腸胃接受不了,結果出了問題。 (未完待續)


      3. 上一篇:雨開花
      4. 下一篇:情灑瓦須色達

      5. 无码亚洲视频一区二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