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ead id="ixwxr"><label id="ixwxr"><video id="ixwxr"></video></label></thead>
<rp id="ixwxr"><menuitem id="ixwxr"><strike id="ixwxr"></strike></menuitem></rp>

    
    <rp id="ixwxr"><meter id="ixwxr"><button id="ixwxr"></button></meter></rp>

      <b id="ixwxr"></b>
        <rt id="ixwxr"></rt>
        <b id="ixwxr"><span id="ixwxr"><delect id="ixwxr"></delect></span></b>
      1. <rt id="ixwxr"><meter id="ixwxr"></meter></rt>

        <b id="ixwxr"><form id="ixwxr"><del id="ixwxr"></del></form></b>
        <b id="ixwxr"><form id="ixwxr"><label id="ixwxr"></label></form></b>
      2. <input id="ixwxr"><p id="ixwxr"></p></input>
          您所在的位置:康巴傳媒網 >> 文化 >> 康藏文化 >> 瀏覽文章

        理塘之戀

        甘孜日報    2020年09月18日

        ◎ 楊力

        甘孜州理塘縣,迄今為止中國海拔最高的縣城,對她的神往,不僅僅是因為她的遼闊、雄險和俊美,還在于每一個去理塘的人,或多或少會與一個300年前的不巧詩人在思緒與時空中相碰,讓我們在內心深處不但崇尚敬仰,而且干凈純粹,他詩句中表現出對故鄉的深深懷念、對圣潔愛情的熾熱贊美,都深深打動并影響著今天的每一個人,而他,就是才情橫溢的浪漫主義詩人、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。

        從成都到理塘,要橫跨600多公里,一路翻越二郎山、折多山、卡子拉山,平均海拔都在4000米以上。每次去理塘,腦子里都會不由浮起倉央嘉措在其一生的創作中,專為理塘留下了一首膾炙人口寫仙鶴的詩歌:“潔白的仙鶴啊,請把雙翅借我。不會遠走高飛,繞過理塘就回。”

        在《倉央嘉措詩歌地理》一書中,對倉央嘉措創作這首詩的成因給出了解釋。其實300年前,遠在拉薩布達拉宮的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一生都沒有去過理塘,但為何又對理塘情有獨鐘呢。原來,有一個姑娘,從小隨父親從理塘到倉央嘉措的出生地西藏山南地區做生意,因而和倉央嘉措成為了兒時最要好的伙伴。他們一起成長,歡樂嬉戲兩小無猜,而姑娘每一次對倉央嘉措描繪出故鄉理塘的美麗景色時,都深深打動并烙印在了倉央嘉措的心中。倉央嘉措被指定為五世達賴的轉世靈童離開山南去了拉薩布達拉宮,與姑娘從此天各一方,所有美好的回憶和對理塘的向往,就在倉央嘉措筆下變成了美麗的詩句,也被后人傳誦至今。當然,有人認為這首詩還有另一層預示的意思,暗示了第七世達賴喇嘛將在理塘誕生,這為倉央嘉措和理塘縣的契合更增添了一層神秘的色彩。但我寧愿相信,傳說也好預示也好,表達的都是藏區人民對倉央嘉措的喜愛。

        可以這樣說,被譽為“雪域圣地、草原明珠”的理塘,因為有了倉央嘉措的譽美而變得更加令人神往。今天,有許許多多援藏者,還有無數的騎行人為了某種信念停留或穿過這里。而我也因為這份因緣際會,前后多次去了理塘,印象最深的就是2017年9月的理塘之行,剛好趕上正在舉辦的首屆倉央嘉措詩歌節。

        那天,出發時的成都平原還是陽光普照,而到理塘的沿途已雨雪飄零,溫度降至幾度,稀薄冰涼的空氣在蒼茫的高山草原烘托下,讓每個人心中由然升騰起對大自然的敬畏和膜拜。汽車翻山因為缺氧發出艱難的嘶吼,就是坐在車上也能感覺到很累,人與車第一次變得如此“惺惺相惜”。

        卡子拉山,進入理塘的最后一座雪峰,最高海拔4800米,我們和車同時在山頂上停下來喘息。遠處雪山雄奇,近處草地連綿,山鷹在更高處盤旋,而烏鴉則在近處凄厲嘶叫。不時有進藏的人推著自行車從我們身邊默默經過,他們去程還遠,翻一座山尚需一天兩天,過了理塘還有無數座山峰,那鋪著雪花冷濕的背影,還有丈量“天路”時留下的無聲足印,讓人感覺到人的力量與大自然的巍峨肅穆同樣偉大。

        那天,我們在山腰上見到了一位獨自騎行的長者。他從內地過來,用了差不多七天時間,騎著他那輛好像隨時都會罷工的老式摩托,才勉強到了離理塘最近的山峰。問到目的地,雙鬢斑白的長者風輕云淡地回答,沒有目的地,剛剛退休下來,隨便走走。

        快到理塘時,我們在一個道班處小憩。旁邊坐著一個年輕人,喝著礦泉水啃著干面包,一攀談才得知,這個不到30歲的年輕人,是從成都市金堂縣派駐理塘的援藏干部。他不單在縣上掛職,同時也是離縣城5公里一個叫村戈鄉村戈村的第一書記。他每天上下班的坐騎就是旁邊一輛自行車。在4000多米的高海拔騎車不是鬧著玩的,就是當地的鄉民也很少有騎車的,相當于憑白無故增加百余斤負重。去年一次下村途中,他突然遭遇一場不小的雨夾雪,茫茫草原無處躲藏,等趕到村上已一身冰濕。村上的藏族同胞得知后很感動,說內地來的干部是把這兒當家呀。有人建議每天用車接送他上下班,可被他堅決拒絕,他是來援藏的,不能添任何麻煩,即便每天的午餐他也要堅持自帶,干面包加礦泉水,很好。

        見我們流露出欽佩的眼神,這個年輕人同樣風輕云淡,他說這對一個男人來說不算什么,和他同時從成都金堂到理塘援藏的一位女性更了不起,30多歲的她剛得知有援藏計劃就主動請纓,組織上考慮她是女同志孩子又小,起初不批準,她就軟磨硬泡,堅決要求去高原接受磨練。后來她來到了理塘縣,在當地環林局掛職,每天領著大伙栽樹培花規劃環境,風風火火像個小伙子。高原地帶綠色植物不易存活,一棵樹生長100公分需要十年,而且很多花草是栽了又死死了又栽,加上高原強烈的紫外線讓她的額頭、脖子、面頰的皮膚掉了一層又一層。夜晚回到寢室,看著變樣的肌膚,她不忍自顧,半夜摸黑去200米外的衛生間,時而被嚇得尖叫。她和孩子視頻,孩子犟著要媽媽明天回家,她微笑著講高原的趣事,轉身卻忍不住眼睛發紅,她覺得欠家里太多了,可這就是援藏者們義無反顧的選擇。

        是啊,對許許多多的援藏者而言,愛上一個地方,可能有一千條理由,而愛上理塘,有一條理由最重要,那就是把理塘這片土地當成第二故鄉,把理塘的父老鄉親當成自己的親人。

        如果說那年的詩歌節讓我們感受最多的是無數援藏者的奉獻,那么2019年8月,當我們再次來到甘孜州理塘縣的毛婭大草原看賽馬,則完全被“天空之城”的另一幅壯美風光深深打動。

        曾被中國地理雜志評為中國最美六個草原的毛婭大草原,位于理塘縣西面,這兒群山環抱,四季蔥郁,每年的七八月間,是整個毛婭草原最美的季節——湛藍的天空,翠綠的草原,清澈的理塘河靜靜地流淌其間,各色野花姹紫嫣紅點綴在整個沙魯里山脈最大的高山草原上,成群的牛羊悠閑地吃草,再眺望遠方的格聶神山,那種心靈的明凈,讓人仿佛一下回到了呀呀學語的孩童時代。

        據介紹,理塘的賽馬會最早是與藏歷年有關,它最初由六月的轉山會演變而來。每年藏歷年六月初三,長青春科爾寺就會按照延續了400年的習俗舉辦轉山會,村民們載歌載舞,涌向附近的草原一同慶賀,而其中的壓軸戲就是賽馬。上世紀六十年代政府將這個節日固定在每年的8月1日,故又稱“八一賽馬會”,節期半月,這使得“八一”前后的毛婭大草原非常熱鬧,剽悍的康巴漢子和美麗的康巴女子,身著漂亮民族服裝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,天南地北的游客也蜂擁而至,只為親臨和一睹心儀的賽馬。

        賽馬會的入場式是頗有儀式感的,一匹匹駿馬被精心裝飾,它們頭戴紅纓、頸系銅鈴、身佩五色馬鞍,德高望重的漢子身著鮮艷的民族服裝騎行在最前面,緊隨其后的選手騎著駿馬次第而入,他們神情專注,陽剛硬朗,周圍不時爆發出一陣陣的歡呼聲和掌聲。

        賽馬的項目又分多種,速度賽、耐力賽、小步賽。速度賽和耐力賽與其說是考驗馬的能力,不如說是考驗選手的表現,每一聲吆喝,每一個策馬揚鞭的動作,都體現出一個參賽者的心理和體能。而小步賽則更多強調某種儀式感的協調,倡導的是人與馬的默契。千百年來,巍峨而凜冽的青藏高原,馬是人最密不可分的朋友。

        賽馬會上的壓軸戲是馬術表演,選手們時而在馬背上倒立,時而藏身在馬腹之下,時而俯身飛拾哈達,時而勾身飛槍射擊,整個過程,都是對選手膽量、騎術和身體素質的綜合考驗,也是賽馬會上最令人血脈賁張的時刻。有時選手的身體似乎快要掉落馬鞍,有時選手雙腳倒鉤馬鞍近乎貼著草皮;漢子們時而以精彩的柔韌性在馬背上騰挪翻飛,時而表現出高難度的精準槍法和射箭;一個個令人眼花繚亂的動作,一次次精彩絕倫的表演,你會有一種時而看電影時而置身現場的錯覺。康巴漢子用一年又一年最完美的馳騁,為毛婭大草原、為青藏高原的明珠城理塘贏來了馳名遠近的口碑。

        確實,理塘很美,不管是以康南地區佛教圣地聞名的長青春科爾寺,還是以賽馬會名揚四方的毛婭大草原;不管是倉央嘉措詩歌節的恢宏壯美,還是遠方格聶神山的神圣召喚,都使得理塘成為許多人神往的地方。

        轉眼,春和景明新的一年又來到了,圣潔甘孜也迎來了建州70周年,圣城理塘更是處處洋溢著感恩奮進、幸福祥和的氛圍,時代的車輪早已讓理塘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時代的嬗變也必將為理塘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。

        “潔白的仙鶴啊,請把雙翅借我。不會遠走高飛,繞過理塘就回。”理塘,倉央嘉措300多年前就描繪出的圣地明珠,是我們心中永遠的詩與遠方。







      3. 上一篇:丹巴秋韻
      4. 下一篇:浩渺鮮水河

      5. 无码亚洲视频一区二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