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ead id="ixwxr"><label id="ixwxr"><video id="ixwxr"></video></label></thead>
<rp id="ixwxr"><menuitem id="ixwxr"><strike id="ixwxr"></strike></menuitem></rp>

    
    <rp id="ixwxr"><meter id="ixwxr"><button id="ixwxr"></button></meter></rp>

      <b id="ixwxr"></b>
        <rt id="ixwxr"></rt>
        <b id="ixwxr"><span id="ixwxr"><delect id="ixwxr"></delect></span></b>
      1. <rt id="ixwxr"><meter id="ixwxr"></meter></rt>

        <b id="ixwxr"><form id="ixwxr"><del id="ixwxr"></del></form></b>
        <b id="ixwxr"><form id="ixwxr"><label id="ixwxr"></label></form></b>
      2. <input id="ixwxr"><p id="ixwxr"></p></input>
          您所在的位置:康巴傳媒網 >> 文化 >> 康藏文化 >> 瀏覽文章

        浩渺鮮水河

        甘孜日報    2020年09月18日

        ◎ 宮鳳華

        閑暇展卷,情動張岱閑寂風雅的情調:小船輕幌,凈幾暖爐,茶鐺旋煮,素瓷靜遞,好友佳人,邀月同坐。

        秋意恣然,秋天如姽婳的琴女,眉目清朗。我們拋開瑣屑,來到魂牽夢縈的四川爐霍鮮水河國家濕地公園浩渺的水蕩。

        霞光濡染,妻坐船頭,一臉爛漫,有勝嬌羞,“有美一人,清揚婉兮”。烏篷船悠悠地在河里輕滑。兩岸菰蒲叢生,青葦蕭蕭,宋畫般高古蒼茫。株株柳樹,儼似長袖細腰的綠衣女子,曲盡身姿的裊娜與娉婷。吸一口清新濕潤的空氣,心中漾滿水草的清氣和馨香,我們內心豐盈,柔軟得像一根青藤。

        躍入眼簾的是一望無垠的河面,微風吹起道道波痕,如柔軟的絲綢。清澈的河水倒映著藍天白云,水天一色,空靈瑩透。遠處似有水霧升騰,若隱若現,“縱一葦之所如,凌萬頃之茫然”,心中一片秋水長天。

        風乍起,河面泛起圈圈漣漪,如精致的蘇繡。水草輕漾,風中楊柳般輕盈,色澤嫩綠,鵝黃,水彩畫般明凈。淡藍的天空下,橫在河中的水草如蒼蒼蒹葭,虛實相映,一幅寫意的山水畫,空靈中感到禪意。

        稀稀疏疏的水草竄出水面,一只翠鳥落在草尖上,長喙梳理著鮮艷的羽毛,好似齊白石的水墨小品,以貌似枯蕭之筆拖出,極具神韻。水浮萍如道家八卦,香蒲水寥蒿茼線條蕭疏,簡練似先秦典籍里的文字。一群白鷺掠過,投下的倒影如一堆怪誕的象形文字。

        船兒向東一拐,便見一片綠瑩瑩的草灘,以及蒼莽的遠村。水色淋漓中,那一片蔥茜的綠色如一團綠火,張揚著生命的活力。淺水里,晚開的蓮花,色澤艷麗,鮮嫩誘人,紅綠相襯,天然去雕飾。

        菱塘里菱盤擠擠挨挨。陽光瀉在菱塘上,在墨綠的底子上涂一片金粉。菱盤下藏著四角菱、鳳菱還有野菱。水草間鯽魚輕快地游弋,唼喋聲依稀可聞。紛披的水草自在招搖,輕靈秀逸。令人想起采薇蒹葭之章、秦月漢關之詩。輕輕地拎起一簇菱葉,水靈靈的菱角已如刀槍附在青綠色的葉下,彎彎的角,帶著濕潤水汽。咬開,紅殼白肉溢滿清涼的脆甜,清甜,清嫩,清香,糅合著河水清妙味的菱汁在嘴中肆無忌憚地彌漫,味覺神經立時陷入一片鮮美的沼澤中。水蔬的清雋和芬芳,誘惑著我的味蕾,牽動著我的鄉愁,給我帶來豐盈的喜悅和清歡。

        我順手撈起一把菱盤,慵懶地躺在船上,凝望浩渺的天空。聽嫵媚的船娘吱嘎的搖櫓聲,頗具絲竹管弦之韻。秋云呈現一種清澈、澄爽、純凈的美,滿目的藍緞白練,柔曼且輕盈,頓悟“看到秋天的云彩,原來生命別太擁擠,得空點。”我們撥弄著菱角和水葫蘆,水面上飄蕩著銀鈴般的笑聲。晚霞艷如少女眉心的一點朱砂,凄美無言。殷紅的霞光給妻子和船娘的周身鑲了一層錦,色調凝重,如古希臘的雕像。

        川端康成說,秋天是從天而降的。是這樣綢緞般的秋天,又美又奇異。秋天真是慷慨鋪張又奢靡啊,大片大片水彩任意揮霍恣意婆娑。蘆葦早生華發,在漲滿秋水的葦灘上到處是飛雪般輕揚的身影,把寂寥的蘆蕩裝點得詩性而空靈。一陣風過,狹長的葦葉颯颯作響,蘆花點點,是線裝的詩,是林風眠的畫。正如汪曾祺所敘:“紫灰色的蘆穗,發著銀光,軟軟的,滑溜溜的,像一串絲線。”

        遠處傳來漁姑清揚的歌聲,恍如走進吳冠中清麗的文字:“隔著漁網看那捕魚的帆船和初透水面的蘆葦新葉,帆影滿湖蘆芽短,是詩是畫,我的故鄉是詩畫之鄉”。此時,平日的喧囂和繁雜都已滌蕩無存,唯有眼前濃得化不開的岑寂籠罩著我們。清泉一樣,把人的靈魂洗濯得了無塵滓。

        “掬水月在手,弄花香滿衣。興來無遠近,欲去惜芳菲。”秋塘的風景沁入內心,靈秀、自然,那是唐詩里的清雅,也是宋詞中的婉約,是豐盈的畫面,是動人的輕歌。走進那片空闊澄明的靜穆,獲得一種體察細微、幽深玄遠的清雅樂趣,一種寧靜、純凈的喜悅。

        沐著瑰麗的霞光,遙望遠方的村落,聆聽河水的囈語,釋放潛藏在心底的善良和悲憫、柔軟和感動,站成青青一株柳,在天地間,彰顯著動人的美德。

        蘇軾有詩:“雪沫乳花浮午盞,蓼茸蒿筍試春盤。人間有味是清歡。”在蘇軾眼里,雪沫乳花,蓼茸蒿筍,都是清歡。再回眸,霞光濡染下的溱湖水蕩,宋詞小令般雅致溫婉,帶給人的清歡,如一抹清遠的月色。







      3. 上一篇: 理塘之戀
      4. 下一篇:沒有了

      5. 无码亚洲视频一区二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