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ead id="ixwxr"><label id="ixwxr"><video id="ixwxr"></video></label></thead>
<rp id="ixwxr"><menuitem id="ixwxr"><strike id="ixwxr"></strike></menuitem></rp>

    
    <rp id="ixwxr"><meter id="ixwxr"><button id="ixwxr"></button></meter></rp>

      <b id="ixwxr"></b>
        <rt id="ixwxr"></rt>
        <b id="ixwxr"><span id="ixwxr"><delect id="ixwxr"></delect></span></b>
      1. <rt id="ixwxr"><meter id="ixwxr"></meter></rt>

        <b id="ixwxr"><form id="ixwxr"><del id="ixwxr"></del></form></b>
        <b id="ixwxr"><form id="ixwxr"><label id="ixwxr"></label></form></b>
      2. <input id="ixwxr"><p id="ixwxr"></p></input>
          您所在的位置:康巴傳媒網 >> 文化 >> 康巴人文 >> 瀏覽文章

        《巴協》一書記載的“藏戲”

        甘孜日報    2020年09月11日

        ◎謝真元

        關于桑耶寺的落成典禮,在《巴協》一書中有詳細記載。書中是這樣描述的:

        于是贊普將全體屬民召集起來。祈禱的吉時到了。扎瑪爾地方熙熙攘攘擠滿人群。蓮花生大師從格如洲殿托著盛滿鮮花的盤子走來,到了白色佛塔前面。他以禪定法力將下殿的眾神請到殿外,繞白色佛塔而行,面向東方。大師向著他們五色繽紛的帽盔拋撒鮮花。眾神又走回佛殿,按原來順序就位。忽然一尊憤怒神的臂上燃起智慧之火,蔓延至地面。大師灑以凈水澆滅。地上火燒痕跡清晰猶存。贊普向大師獻金粉一盤以酬撒花之盛意。在盛大的慶祝會期間,寺外的各座佛塔之間擺滿各種食品與奶酪,分賜給參見演出節目的演員。每人二、三份,無一遺漏。之后,各個演員進行精彩的表演。第一天,只見在藥王山嫩葛和扎瓊兩峰道陽坡上,忽然出現了梅花鹿。扮演者牽著它繞場一周。第一項表演的情景,畫在寺中圍郭大門后。……第二天表演,只見從刀帕地方跑來七匹駱駝。上面騎著七個人。在奔跑時,他們互相交換乘坐的駱駝。有的在駱駝上揮舞刀劍,有的二人高舉著一幅橫幡。……第三天,只見一個叫羌呷俄的人,頭頂七根紫檀木梁,在烏孜平壩上奔馳。然后放在南門檻邊。木梁極重,普通人連一根也拿不起來。還有很多杉木頂端橫置一木。木的一頭有位身上燃火的魔術師,另一頭有小鳥探頭窺視。……大家跳起幸福歡樂舞,人人歌唱,群馬馳騁,百鳥齊鳴,吐蕃興旺大繁榮。這些情況都畫在寺門背后的北面墻壁上。[ 轉引自《藏族文學史》第94、95頁,中央民族學院《藏族文學史》編寫組編著,四川民族出版社1985年版。]

        從以上描述中我們可以看出,開光儀式的主持人蓮花生正是儀式的第一位演員。他表演的是酬神、娛神,向眾神拋灑鮮花。表演的第二批演員是護法的眾神,他們戴著各自所裝扮的護法神的面具,按神位順序在佛殿端坐,蓮花生在他們面前表演“禪定”。于是,他們在蓮花生法力的引導下,“繞白色佛塔而行,面向東方”。隨后,蓮花生向他們拋灑鮮花,表示對眾神的禮拜。然后,“眾神又走回佛殿,按原來順序就位”。緊接著又是一場顯示蓮花生法力的驚心動魄的表演,扮演“憤怒神”的演員臂上燃起了火,蔓延至地面,大師灑以凈水澆滅。

        這里是一個類似幻術的表演,這在漢民族漢代的宮廷百戲中屢見不鮮。比如前面談到的《東海黃公》,年輕時能“立興云霧,作成山河。及衰老,氣力羸憊,飲酒過度,不能復行其術”,這里所言之“術”即是指“幻術”。這是開光典禮中最主要的祭儀,應該說開光典禮就此告成。

        但是,赤松德贊打算繼續舉行最隆重、最盛大的慶祝活動。因此,按照藏族民間的習俗,接連進行了許多天歌舞、百技雜戲等表演。第一天一人扮演梅花鹿,可以推測演員是戴著鹿的面具,另一演員牽著它繞場一周舞蹈,這便是藏族本教中的“鹿神舞”。鹿是藏族原始時代本教所崇拜的神靈之一,也可以認為是一種圖騰舞蹈,在宗教樂舞中常常與牦牛同舞或獨舞。

        第二天是7個人各騎一頭駱駝進行的雜技表演。第三天的表演是氣功、魔術及幻術。最后,是參加慶祝大典的全體民眾一起跳舞、唱歌。正如藏族史書《賢者喜宴》中所記:為了慶祝桑耶寺的落成,舉行了“為時一年之久”的“歌舞之宴”。在這一年內,人們“跳起歡樂舞,唱著歡樂歌,日復一日無間斷”。

        這些描述表明,桑耶寺落成慶典有三項內容:一是蓮花生主持的寺院的開光儀式;二是連續三天的“百技雜藝”表演;三是群眾性的民間歌舞娛樂。顯然,這些表演都不是戲劇。不過,蓮花生的開光儀式明顯具有了“裝扮”性質,即是說具有了戲劇美的質素,可以視為戲劇的萌芽。





      3. 上一篇:從“靈”到“俄支”
      4. 下一篇:賽馬

      5. 无码亚洲视频一区二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