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ead id="ixwxr"><label id="ixwxr"><video id="ixwxr"></video></label></thead>
<rp id="ixwxr"><menuitem id="ixwxr"><strike id="ixwxr"></strike></menuitem></rp>

    
    <rp id="ixwxr"><meter id="ixwxr"><button id="ixwxr"></button></meter></rp>

      <b id="ixwxr"></b>
        <rt id="ixwxr"></rt>
        <b id="ixwxr"><span id="ixwxr"><delect id="ixwxr"></delect></span></b>
      1. <rt id="ixwxr"><meter id="ixwxr"></meter></rt>

        <b id="ixwxr"><form id="ixwxr"><del id="ixwxr"></del></form></b>
        <b id="ixwxr"><form id="ixwxr"><label id="ixwxr"></label></form></b>
      2. <input id="ixwxr"><p id="ixwxr"></p></input>
          您所在的位置:康巴傳媒網 >> 新聞 >> 社會民生 >> 瀏覽文章

        人與“蟲”的較量

        甘孜日報    2020年09月15日

        ◎賀先棗

        (上接9月9日)

        也許,閱讀者有點不習慣對以上一些類似文件的用語,簡單來說,就是甘孜州包蟲病綜合防治工作中,對牧民群眾進行的全民健康宣傳教育已經取得了相當成效。

        對農牧民群眾的健康教育已初見成效,為包蟲病人群的篩查和治療,為傳染源和管控等工作,掃清了障礙,更為普及現代科學知識,改變群眾的陳舊觀念打下了良好的基礎。曾經,牧民們對為什會患上包蟲病迷惑不解,一旦知道自己患上包蟲病就以為沒有了生的希望,更不知道如何防治,把所有的一切都歸為自己命運不好。而現在,許多人都了解了患病的原因,知道了患上包蟲病只要及時治療,其實并沒有那么可怕。

        走進華西醫院甘孜醫院第二醫療區七樓的包蟲病治療中心,病房的走廊上、墻壁上的電視機前,時常有一群包蟲病患者和他們的家人,靜靜地觀看中心定時播放的、用藏漢兩種語言講述的科普宣傳片《包蟲病的預防與治療》,宣傳片的主要內容有:什么是包蟲病?如何預防包蟲病?得了包蟲病該如何治療?國家對包蟲病的患者治療有什么政策?等等。

        有關材料記錄,自2016年初開展健康教育“進機關、進學校、進農村、進社區、進寺廟、進家庭”宣講活動以來,州、縣有關部門已制作、發放《甘孜州包蟲病防治知識讀本》等藏漢雙語宣傳手冊近28萬冊,毛巾、香皂、指甲刀等物品近4萬件,制作專題片19部,開設宣傳欄964處,州內約88萬農牧民群眾參加過宣講。

        僅石渠縣就在學校開展包蟲病健康教育240課時,召開群眾大會宣講660多場。全民健康教育已經覆蓋了全石渠23個鄉鎮、169個行政村,宣講盡可能地做到了讓人民群眾聽得懂、能理解、可接受、愿意辦。

        在石渠采訪時,問起這些事情,牧民們七嘴八舌地說,那些宣傳片他們在醫生的講解下,看過好多遍了,藏文宣傳冊子也讀了,家里還有醫生、干部們放發的光碟,回到家里可以自己播放。石渠縣49所小學都開展了跳包蟲病防治操的活動,孩子們回到家,開展“小手牽大手”活動,教大人如何正確洗手。牧場上的漢子們靦腆地說:“說來笑人,活了一大把年紀,我們居然連洗手也不會,還要孩子來手把手的指導。以前洗手,端盆水來,把手放到水里搓一搓,就算洗好了,更沒有想過,洗手要用流動的水洗。”

        在石渠縣城邊的尼嘎鎮和在公路邊的起塢鄉、德榮瑪鄉,有的小伙子拿出手機炫耀說,他們的微信里加了州醫院或者是縣醫院、鄉上醫生及鄉干部,從微信上他們能看到更多的知識,他們看到了也會告訴自己身邊的人。

        石渠蒙沙鄉新榮村里62歲的四郎澤仁是一個人口眾多之家的家長,還是新榮村的村主任。四郎澤仁說起話來頭頭是道,家里管得井井有條,鄉親們也夸他正直,給村民辦事有辦法。四郎澤仁和老伴,每天都忙著照料這五個孫兒,一家人倒也過得其樂融融。

        四郎澤仁沒有想到他的二兒子充翁多吉竟然患上了包蟲病。因為充翁多吉以前患過肺結核,感到不舒服時,以為是小問題,要么吃止痛藥片,要不就到鄉上輸液,直到醫生們來免費篩查,才知得了包蟲病。他們打聽了一下,到西寧去做手術要好幾萬元錢,對于這個剛好能吃飽肚子的家庭來說,哪里去找那么多錢?

        四郎澤仁說:“都怪我這個老頭子,平時不學習,除了關心國家對村民的幫扶政策,別的什么政策都不了解,差點耽誤了充翁多吉的救治時機。”

        2017年4月,聽了鄉干部們的勸說,聽了醫生的話,四郎澤仁才了解到,為了挽救包蟲病人,國家有那么多那么好的政策。

        當年6月,25歲的充翁多吉接受了自體肝移植手術,這臺手術是州醫院施行的第四臺自體肝移植手術。醫生介紹,這臺手術進行了將近18個小時,是目前州人民醫院醫生們施行的所有自體肝移植手術中難度最大、歷時最久的一臺。好在手術成功,充翁多吉在術后七天就能下地走動了,把四郎澤仁高興得逢人就夸醫生技術好、黨和政府的政策好。當他知道,黨和政府為他兒子免費做的這臺手術的費用超過40萬元時,更是熱淚盈眶,連連說:“沒有共產黨,沒有人民政府,沒有這些醫術高明的醫生,我的二兒子就完了,這恩情,我們一家一輩子記住還不夠,要祖祖輩輩都不能忘記。”

        (未完待續)


      3. 上一篇:康定市技能培訓助力再就業
      4. 下一篇:讓健康成為生命樂章

      5. 无码亚洲视频一区二区